上世纪三十年代青岛小西湖溜冰场
来源:必赢手机-必赢亚州手机app-必赢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20-02-14 19:27:46

  解放前,中山公园曾有“春观樱、夏赏荷、冬溜冰”之说。这里的溜冰,其场地就是今天园内的小西湖。

  解放前,中山公园曾有“春观樱、夏赏荷、冬溜冰”之说。这里的溜冰,其场地就是今天园内的小西湖。

  小西湖所在的中山公园在青岛建置之初本为会前村,德占胶澳后,于1901年强行收买该村并迁走渔民,将此地辟为植物试验场。此后,德国人又收买太平山、青岛山进行造林,将今天的中山公园所在地打造成以树木、果园、花木为主的公园,取名曰“森林公园”。日占时期,森林公园被改名为“旭公园”,园内的樱花大道远近闻名,此即本文开头所提的“春观樱”。1922年,北京政府收回青岛后,“旭公园”被改称为“第一公园”并于翌年在园内建造人工湖,美其名曰“小西湖”。湖上建有木曲桥和湖心亭,湖内种有荷花,成为青岛的夏日一景,此即本文开头所提的“夏赏荷”。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接收青岛,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将第一公园更名为“中山公园”。1930年代,中山公园添设了一些娱乐设施,其中就包括风靡一时的溜冰场,由此引出本文开头所提的“冬溜冰”。

  虽然1933年底出版的《青岛指南》上并无与中山公园溜冰场相关的记载。但是,将小西湖打造为天然溜冰场的最初设想应不晚于1932年。因为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显示,该溜冰场更衣室的设计时间为1932年12月。由于小西湖位于中山公园内,而中山公园属农林事务所管辖,所以当时建设溜冰场及添置各种设施的事宜理所当然由其承办。1933年底,农林事务所申请一千三百五十元大洋用以筹设天然溜冰场。半个多月后,沈鸿烈市长亲自下令财政局拨发专款并指出“溜冰场在本市当属创举”,应制定出相应的管理原则,以便遵守。说起来,当年的市政当局对溜冰场的建设可谓异常重视,因为此事最终是被提请到市政会议上讨论通过的。

  由于是初建,所以当年添设的器具颇为繁多,有用于场内照明的十盏二百烛光电灯,还有为更衣室添设的衣柜、大抽屉桌,木椅、藤椅、木凳、茶水炉、火炉、面盘、水壶、茶杯、茶碟和瓷壶等。同时,还油漆了小西湖的湖心亭。溜冰场的管理简则,也很快制定出台,其具体内容大致如下:

  7.溜冰人衣履等件可向更衣室侍役索取钥匙自行对号收贮箱内。该项钥匙于取出贮件时应即交还。

  需要说明的是,规则是以双语发布,除了中文还有英文。这说明溜冰场的设立已充分考虑到青岛当时华洋杂揉的特点。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小西湖溜冰场之所以会引起市政当局如此重视,与青岛拥有为数众多的喜欢溜冰的外侨关系甚大。

  所有的工作都推进得较为顺利。1934年1月15日,市政当局特令农林事务所派专员验收天然溜冰场工程及新购器具。1月18日,中山公园对外通告,溜冰场将于1月20日正式开放。虽然是“创举”,农林事务所考虑得还是颇为周到。一方面致函公安局,请求派警察前来维持秩序。另一方面,每日黎明或午夜,请消防队汲取附近井水喷射湖面以期光滑。

  溜冰场的建成,使得岛城市民又增添了一个冬季锻炼的好去处。同时,其开放时间恰逢农历腊月,为迎接农历新年(2月13日),营造喜庆气氛,2月8日,青岛市体育协进会致函农林事务所,希望能借用溜冰场于2月11日(周日)上午九时半举办国际化妆溜冰比赛。并提出从9日(周五)上午十二时起至大会结束,冰场停止开放。对此,农林事务所欣然应允。与此同时,青岛市体育协进会还致函青岛市公安局,以“事关国际体面”,希望该局能派军乐队演奏助兴,以示隆重。对此,市公安局亦欣然应允。据说,当年的国际化妆溜冰比赛可谓盛况空前,参观者多达四五千人,一时间全市轰动,成为当年岛城春节最引人注目的活动。最终,王金荣获化装比赛第一名,开了青岛滑冰运动的先声。

  总体上,小西湖溜冰场第一个冬季的运营还是颇为成功。但毕竟是创举,所以溜冰场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冬季一过,农林事务所就继续呈请为溜冰场追加经费,以便进行各种改善。对此,市政当局也相当支持,每每在市政会议上予以讨论通过,并多次命令财政局予以拨款。

  1935年1月18日,中山公园对外通告溜冰场筹备完竣,所有休息室及湖心亭等均重加油漆,且添设了座椅和火炉。与1934年相同,溜冰场第二个冬季的运营亦定于1月20日正式开放。可惜的是,笔者没有查到这两年溜冰场结束的时间。根据史料显示,1936年溜冰场结束时间本定为2月15日。但是1936年3月5日,《青岛时报》却以《春寒料峭小西湖又见活跃,冰冻坚凝不减严冬,摩登士女争往滑冰》为题对当年的溜冰场予以报道。可见,溜冰场的开放与结束的时间,更多是一件“看天吃饭”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1937年6月9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在其体育场内修筑的四轮水门汀溜冰场修筑竣工,且可对外开放。这一旱冰场的出现,使得青岛人的溜冰运动可以不仅仅局限在冬季。其与小西湖溜冰场的并存,可谓相得益彰。由此可见,青岛人对溜冰运动之热爱。

  随着1937年底部队全部撤离,1938年1月青岛即被日军占领,由此战乱,那个冬天的溜冰场自然没有正常经营。不过,战争不会浇灭外国人对溜冰运动的强烈需求,所以,1938年12月,青岛治安维持会有公函记载,很多西人询问第一公园溜冰场的事。对此,农林事务所的反应很积极,先呈请“照例免费在溜冰场按时放水”,以便外侨溜冰。后又在1939年1月5日,呈请经费七百七拾四元,以便筹备溜冰场的开放。根据1939年初的档案记载,小西湖溜冰场原来设备在“事变时破坏损失不堪应用”,所以,农林事务所想趁着天寒结冰,及时筹划整理,以便“赶期开放”。这一申请很快得到了维持会会长赵琪的批准。可见,只要青岛的冬天还在,华洋杂处的状况还在,小西湖还在,中山公园的溜冰运动就不会停止。正因为此,转过年的1940年2月4日,小西湖再次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化装溜冰比赛。而此时,历史已进入了1940年代。

  今天看来,作为体育项目的溜冰运动之所以出现在1930年代的青岛,不仅缘于当年的社会稳定、商业发达和华洋杂处等情况,也与当年青岛近代体育运动发展的第一次高峰相适应。1931年以来,青岛体育协进会一直谋“中西体育冶一炉”和现代体育中国化,所以,由其主导了包括第一届国际化装溜冰大会在内的很多体育运动和赛事。而1933年7月,青岛建成的当时国内第一流的青岛体育场的碑记中,关于“有完美之体育,乃有健全之体格,身心强健,成就始能伟大”的记载,更足证当时对发展体育事业之重视。只是,当我们今天的人再次回望1930年代小西湖上的溜冰运动,我们不得不为青岛那时就具有的诸如时尚、新潮、国际范等烙印而感慨。

  小西湖作为中山公园历史悠久的景点之一,经过多次改造,现如今早已是面目全非,她最美的记忆已只存于老照片里了。(张冠英收藏)

  而曾经的冰上旧影更已是历史的画面。搜索多时,只在逄淑才老师所收藏的一张上世纪70年代的老照片中找寻到了些许味道。